哈萨克斯坦新型装甲车进行火力测试
来源:哈萨克斯坦新型装甲车进行火力测试发稿时间:2020-04-04 16:46:35
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3日晚和4日凌晨,俄罗斯空军包机2架伊尔76重型运输机也相继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赴浦东机场,分别于4日05:06分和07:22降落,也将自提口罩等大量防疫物资,计划于今天下午返回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机场。

这一数字的缺乏,将会造成诸多问题,首当其冲的便是医护人员的个人安全。来自西雅图的麻醉专家格雷特·波蒂厄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,

“从那时起,我们已经在我们的免下车诊所测试了大约1304名医学院的医护人员,其中大约有95.6%的人检测结果为阴性,4.4%的人检测结果为阳性。许多人已经康复。”

其他国家已开始统计这一数据。例如,西班牙表示,至少有12298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占报告病例总数的14.4%,而意大利也有超一万名医护人员感染,约占总病例的10%,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则已超70人。

对此,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建议,每所医院应记录其员工感染新冠病毒的数量。但加德纳表示,由于医院担心可能出现“不安全”的情况,希望保护这些信息,因此可能无法获取受感染工作人员的数据。

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·莫里,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,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,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、ICU床位,以及呼吸机的数量,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,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。

但在全国范围内,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,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。

例如,在2003至2004年的“SARS”疫情时,统计相关数据降低了医护人员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