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风传千奇百怪 英美意西的抗疫真实答卷在这里


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,《纽约时报》曾评价称,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——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、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。当地时间4月6日,利比亚首都黎波里的利比亚国家疾病控制中心发布声明称,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19例。

美国新闻网站“Axios”报道称,这场“史诗级争吵”主要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·纳瓦罗与美国顶级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·福奇之间的对决,一方是白宫内部推销羟氯喹的主要力量,一方是羟氯喹的长期质疑者,他们在该药是否有效与是否值得白宫推广的问题上激烈交锋、互不相让。

在5日的发布会上,羟氯喹这个敏感问题再次被提起,记者提问福奇对该药的看法,但福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特朗普一把拦下。特朗普插话称,“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15次了”,他不希望福奇回答。

此前,对于特朗普宣传羟氯喹的功效,美国食药监局局长以及福奇也曾多次予以纠正,福奇对该药一直持怀疑态度,他3月20日就曾表示羟氯喹没有效,大家所引用的信息是传闻,它未经临床对照实验的验证,但这些纠正并未奏效。

福奇这番话把纳瓦罗当场惹毛,消息人士称,他“非常生气”。纳瓦罗指着桌上那一堆全是研究羟氯喹的文件驳斥到,“那是科学,不是传闻!”

消息人士称,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,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。

3月24日,利比亚宣布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。

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,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,“你有什么损失呢?接受它。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。但这是他们的选择。他们医生、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。但你想试试羟氯喹,就试试吧。”

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“特效药”羟氯喹。然而,特朗普极力宣传后,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、囤积羟氯喹的现象,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,最后酿成惨剧,丈夫不幸身亡,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、情况危急。

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,福奇、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·比尔克斯、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·库什纳、国土安全部长查德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。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。